33岁意国男出院后去厕所也气喘 医院内见证惨况

国际 小编 38℃

33岁罗马律师Andrea Napoli忆述感染历程,以及医院惨况。

33岁罗马律师Andrea Napoli忆述感染历程,以及医院惨况。

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死亡人数是全球最多。一名本来身体健康、正值壮年的罗马律师,出现病徵后不到两天病情就急剧恶化,需要入住深切治疗病房,在留医两天的时间就见证到三名病人相继死亡,出院后的他要入住酒店继续休养,身体仍未恢复健康,他形容由床上去厕所都已经令他气喘。

33岁律师纳波列(Andrea Napoli)是有水球好手,有定期跑步和游泳,没有呼吸系统疾病史且体能良好,在意大利宣布锁国后不足一星期他就出现咳嗽及发烧病徵,3天后确诊。本来居定隔离的他,不足两天就突然恶化,要被送入深切治疗病房,在接下来的9天都戴着氧气面罩呼吸。在深切治疗病房的两天中,他见证了三名患者死亡。他回忆说,医生因四处移动设备,穿着防护口罩,防护服和手套而呼吸困难,并且因长时间工作和劳累而筋疲力尽。

纳波列说:「我看到的是很多很多痛苦。」、「我听到其他房间的尖叫声。其他房间不断有咳嗽声。」

在病房过了一周后,他于周五被转移到一间酒店,该酒店正在为从病毒中恢复的病人使用,每天在那裏接受医生两次检查。他仍然无法正常呼吸,血液中的氧气含量尚未恢复正常。他说:「我很容易累。」「如果我只是从厕所去床,我也会喘不过气来。我的肌肉受伤了,因为我实际上在床上躺了九天,无法活动。所以这的不容易。」

当意大利出现疫情时,纳波列一开始担心这个病会危及自己60多岁的父母,而不是自己,他如今仍要接受14天隔离。他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和父母一起散步。

喜欢 (0)